深圳益百分 凭什么你和华为一起在彼得德鲁克管理奖候选名单中?

道哥上周有幸参加了彼得·德鲁克中国管理论坛的启动仪式,对这位仰慕已久的现代管理学之父又多一些了解。彼得德鲁克对于现代企业管理的理论和实践研究整整影响了一个世纪,小米雷军曾公开推崇过这位管理学大师说“每一个职业经理人的心中都应该住着一个彼得德鲁克”。不管你是老板还是员工,如果没听过这个名字,道哥真诚建议你,该补补课了!读一下他老人家的著作《管理:任务,责任,实践》,这本书被誉为现代管理学的圣经,相信你会收获不小。

今年论坛与往年单纯学术交流研讨不同的是,组委会新增“彼得德鲁克管理奖”评选,该奖项以两年为一个周期,单数年评选“企业实践奖”,双数年评选“管理推进奖”和“学术新锐奖”。

候选名单是彼得·德鲁克中国管理奖专家委员会和100位商学院院长、40位管理专家一起联合提名,算是聚集了中国管理界的精英,筛选出来的名单含金量自然不低,道哥饶有兴趣的扫了一眼名单,在华为、阿里巴巴、海尔、小米这些大腕儿中有一个从没听过的企业“益百分”。

益百分能和中国头部企业站在一起同场竞技,想必是有点料的。道哥反手查了一下这个益百分是什么来头。巧合的是,他和华为、大疆、中兴一样,办公地址在深圳市南山区粤海街道,益百分官网上显示,深圳益百分是一家大健康领域的社交电商企业,旗下有五个产品系列,益生菌补充剂-益生君,便携艾灸品牌-天天艾,暖暖灸灸热贴,轻体瘦身品牌-101轻体日记,还有小花样花酒。几乎涵盖了目前主流社交电商的拳头产品,公司成立于2014年,从0起步到和华为、阿里这些明星企业比肩,深圳益百分只用了短短5年时间,道哥感叹国内社交电商的发展速度如此迅猛,不知不觉我们其实已经进入了社交电商的时代。

野蛮生长的社交电商

道哥有时候好奇,马化腾或者腾讯微信团队当年在开发微信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微信会成为引领一个新电商时代的标志产品?2012年腾讯发布了微信4.0,看到先机的人开始在微信上研究除社交之外的功用:基于社交关系,借助微信在朋友圈里卖货,这是社交电商最早期的雏形。

因为基于熟人关系便于构建信任,加上微信正处于装机率红利期,让早期聚集在微信上的创业者在低成本投入的情况下获利颇丰。当时我有社交电商朋友描述,“在朋友圈卖货几乎就是捡钱”,当时他每个月能赚到几十万元,他的供货商月入几百万元。那个时期有点像中国房地产红利期,随随便便跟着买房都能赚到钱,当时涌现出了俏十岁、欧蒂芙、广州思埠等自有品牌型社交电商,他们用了几年时间内创造了众多传统大品牌不可能创造的奇迹,让人瞠目结舌。

时间进入到2014年,随着国家大力推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理念,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围绕微信这口大锅找饭吃。“争夺存量市场是个此消彼长的游戏,市场就那么大,你吃了别人就没得吃。”不惑创投合伙创始人李祝捷曾发表过他的社交电商的看法。2014开始,以淘宝、京东等中心化的电商平台逐渐到了瓶颈期,增速下降,同时,传统电商的门槛也在提高,获客成本居高不下,一位早年的淘宝从业者说,“淘宝靠草根起来后,越来越有意把资源倾斜给有钱的大玩家,小玩家没空间了。”,淘宝一边提高门槛,一边更加严格的管控流量分配。“淘宝就像一个坐庄的操盘人,控制了每个入场玩家的赔率”。

在一众淘宝的头部玩家中,正有今后社交电商里程碑式的两个人,云集创始人肖尚略和环球捕手创始人李潇,此时的肖尚略正在淘宝上做车载香水品牌“小也”,一度排名淘宝网同行业首位,李潇创立的燕窝品牌“燕格格”,销量也曾位列行业第一,一时风光无两。不过,两人也发现了寄居在淘宝、京东这类传统电商平台难以摆脱的桎梏,平台的收太大,任凭你有七十二般变化,也跳不出他的手掌心。

在淘宝上赚得第一桶金后,肖尚略、李潇两位冠军商家,开始陆续“出淘”,进入微信生态圈创业。2015年也被认为是中国社交电商历史上重要的一年,5月份,肖尚略的云集创立,率先推出分销式社交电商的玩法。9月份,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拼多多成立,拼多多暂且按下不表。这个时期另一个大玩家是火遍北上广办公室白领的“奢瑞小黑裙”,创始人是速滑运动员王思明,道哥曾在北京各大高档写字楼的广告中看到过这个神奇的品牌,这个针对办公室白领套装的互联网服装品牌,将玫琳凯、康宝莱的直销裂变方式搬到了线上。

成立两年时间,小黑裙年营收就达到1亿元,先后获得洪泰基金、依文集团、腾讯众创空间“双百计划”多轮融资。道哥所在的机构也曾联络过王思明表示要投资,后来因估值过高搁浅,当时投资部的同事都觉得又错失了一个独角兽。

相对于早期处在无序、混乱状态的社交电商,云集做了一个颇具开创性的举措,为平台的小经销商们提供一套精细化管理系统,免除了他们囤货、发货的问题,相当于解决了草根创业者们最担心的问题,曾鸣后来给这类模式起了个时髦的称号s2b2c,平台为经销商们赋能,这一举措后来被市场验证成功,大大降低了经销商入门门槛,成为社交电商平台的“标配”。肖尚略邀请了近20位微商大咖为他站台入驻,让用户花钱购买“礼包”升级为分销客,再通过社交裂变式的传播发展,鼓励销售,从而赚取佣金。低门槛,高佣金,可裂变,这三大武器让云集在短期内获得爆发增长。

告别高速发展 洗牌期的生存法则

经历过野蛮生长之后,社交电商的赛道中开始陆续跑出头部玩家,2018年7月,拼多多登陆美国纳斯达克,2019年5月,云集接着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没过几天,和肖云略、李潇一起“玩大的”贝店创始人张良伦获得一轮8.6亿元融资。社交电商的风口,正在吸引越来也多的玩家进入,这里有新手,也有京东、苏宁、蒙牛、娃哈哈、王老吉、阿里巴巴等一干老巨头们。种种迹象可以清晰看到一个信号:社交电商正在成为电商模式的新主流,甚至逐渐成为互联网消费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星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歌认为,电商巨头入局的主要原因在于,早期它们主要面向一二线城市发力,近年则纷纷拓展下沉市场;而支付、物流、供应链的逐渐成熟和标准化,大大降低了搭建一个规范供应体系的成本,原先只有大公司才能做的事,如今中小公司也可以做。

每当一个行业出现了头部玩家,也就预示了这个行业进入了洗牌期。就像当年OTA领域出现了携程和去哪儿,出行领域出现了滴滴和快的后在大玩家惨烈的竞争中逐渐消失的中小玩家。社交电商领域头部已经出现了诸如云集、拼多多、环球捕手、贝店等一批巨头,这也预示了行业爆发增长的窗口期已过,行业从高速发展进入到了高效发展阶段。

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背后却是发展质量和发展结构的优化,在这个阶段发展速度一定会放缓,发展效率会更高。深圳益百分能进入彼得德鲁克管理奖候选名单,想必是在管理上下了深功夫,可以看出来企业领导人的视野很开阔,没有仅仅停留在高增长的陷阱里。益百分集团董事长陈杭州在今年4月份举行的战略升级会上宣布,“未来,益百分将着重围绕组织变革、制度提升、研发加速桑格方面进行战略布局,做社交电商常青藤企业”。

此外,各大平台也将更合规,因为新的阶段,合规也是竞争力,深圳益百分也同时在战略升级发布会上与亚洲最大律师事务所,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签订法律顾问协议,为益百分提供合规支持。

不难预计,2019年社交电商将会迎来更多的洗牌潮。单纯的数据比拼时代已经过去,平台将会在社会责任、农产品上下行扶贫、助力消费升级、信息化体系构建等更高维的层面进行比拼,共谋移动社交电商的新未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