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之妻田朴珺 “贵族”还是“跪族”?

来源| 青驿 作者| 明哥在路上

  01

  让38岁的田朴珺女士,最高兴的事情,可能并不是30岁那年在《甄嬛传》中出演了敦福晋一角,也不是和68岁企业家王石的恋情。

  而是,她习得了大英帝国贵族的礼仪。

  最近,田女士出版了一本新书:《三代人才能培养一个贵族》。

  由于我的祖上都是贫农,那么自己也是一个贫农,为了能够让孙子当上“贵族”,明哥赶紧买来了这本书,通宵达旦地学习,争取从自己这一代开始培养,三代之后成功。

  学习之前,我觉得自己离贵族只差了三代。学完之后,我觉得离贵族,差了十八代。

  在书中,她说:

  我需要WiFi密码时,管家用手托着一个小银盘,就像《唐顿庄园》里的场景那样,不是直接递给你,而是把银盘非常优雅地转到我面前,银盘上放着一张折叠得非常精巧的纸片,打开来就是WiFi密码,神奇的是,管家为你服务的过程都是无声的。

  她从这件小事上面,感受到了英国传统贵族的仪式感。

  这让我觉得神经有点错乱。为了将神经再矫正过来,我想好了更完整的礼仪流程。

  首先,Wifi 的名字,最好命名为Chartered Wifi(皇家特许Wifi),密码是6个8,路由器是镀金的。

  其次,根据不同客人的爵位和阶级,分配不同的信号强度。比如,平民只有1格信号,企业家有2格信号,公爵有3格信号,主人有4格信号,女王才有5格信号。

  最后,女管家要严格地束胸,罩杯不能大过C罩杯,还要用铅粉化妆,保持气色。

  不过,无论礼仪做得多么完备,他们最终使用的依然是国际标准无线协议,和数十亿消费者用着同一款智能手机,连社交通讯应用,也和数十亿互联网用户一模一样。

  毕竟,他们的家族财产,还没有大到可以收购“苹果”和“腾讯”公司的程度,让人家为贵族家庭,单独订制全球独一无二的手机和应用。

  没有和普罗大众拉开距离,优越感没法充分放大。这就有点“贵族”不起来了。

  她还说:

  我坐在一座哈利波特式的400年历史的老房子里,邻座都是贵族,让我想到中国太缺乏好的教育了。

  她不知道的是,欧洲建筑风格有多立克式、哥特式、巴洛克式、建筑柱式、洛可可式,唯独没有“哈利波特式”。

  在全球建筑学领域里,我国的南方园林和北方宫廷建筑,特征鲜明,文化底蕴深厚,经历了数千年岁月的洗礼,依然是世界上的独一份。

  明哥真的很想请教她一个问题。《哈利波特》电影是2002年上映的,如果让她在2001年之前来到这座老房子里,不知道她会用什么术语来形容呢?

  可能她说不出来吧。

  但是,这不妨碍她得出结论:

  我真的觉得,今天的中国太缺少好的教育了。

  从我们的父母一代到我们这一代,没有学过在公共场合怎样做是得体的、什么是不应该的。

  太多中国人有知识,没文化。

  这些结论,是否成立,有待商榷。但是,通过她从所谓的英国贵族那里习得了礼仪,来证明中国人有知识没有文化,这顶帽子,刚好可以戴到她自己的头上。

  02

  英国的贵族老爷们,是怎么来的呢?

  1873年,全国4/5土地掌握在不到7000人手中;在英格兰,有近300名世袭贵族拥有超过上万英亩土地的庄园。

  土地为贵族确保了源源不断的现金流。他们控制了领土,继而掌控了议会,成立了近代公司,去往海外进行贸易和掠夺。

  在数百年的贵族历史时代里,优越的生活,让他们有足够的理由,来创造一种礼仪和社会规范,成为一种标签,拉开自己和普罗大众的距离,树立社会阶级意义上的优越感。

  在电影《泰坦尼克号》中,女主角露丝就生于贵族之家,从小受到严格的礼仪教育和礼法约束,从她一出生起,人生大事就被家族安排好了。

  但是,露丝最终还是爱上了一无所有,但是冲破旧有秩序的穷小子,想和他一起奔向新兴的大西洋(3.200, 0.03, 0.95%)彼岸。

  日不落帝国,早就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了。英国贵族的辉煌历史,也随着高额遗产税的出台,而消失在西方世界的视野里。

  美利坚合众国,顶替了大英帝国的地位,新的精英阶层也死灰复燃,一度顶替了“贵族”阶层。他们自命为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背后往往有这样的隐语:出身高贵、生活优渥,居住在美国东海岸或旧金山附近,从小被安排就读昂贵的私立高中和常春藤盟校,是古老家财的继承人。

  然而,数百年制造业的浪潮和信息技术革命,早就使得美国成为一个阶层流动性充分,人人享有改变命运的美国梦的社会。上世纪60年代开始,这个群体又成为了普罗大众嘲笑和讽刺的对象,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常常与那些令人生厌的刻板印象联系起来:高傲、贪婪、势利、不识民间疾苦。

  相反的是,一批批科技精英,致力于知识传播、消除信息壁垒,成为了美国人心目中的偶像,他们不是贵族,声望却享誉世界:比尔盖茨、扎克伯格、乔布斯。

  那么,我大中国的贵族阶层呢?大清,早就完了。

  刻意制造“贵族”的社会,培养“贵族精神”的社会,是悲哀的。

  因为这代表了绝大多数普罗大众,在财富占有、信息获取、社会资源等诸多方面,被刻意地隔绝于少部分特权人群之外。

  那些自诩为“贵族老爷”的阶层,利用手中的特权,对国内的普罗大众进行敲诈勒索,对国外的附属殖民地进行资源和人力的掠夺。吃干抹净之后,他们为自己的言行举止,披上了精英主义的外衣,赋予了阶级属性,然后对着佣人们讲:你们没有贵族精神。

  自秦始皇结束了分封制以来,数千年历史的中华史书上,记载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呐喊,记载了“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的士子傲骨。

  近一百年的先贤们,打土豪分田地,使人人享有了生产资料和物质基础;施行九年义务教育,让知识和信息不再被少数人所垄断;建设高速公路和高铁,让深山老林中的孩子,也可以睁眼看世界;普惠扶贫,让最落后的国人也能享受盛世繁华。

  中国人有过繁文缛节吗?《弟子规》中,莫说餐桌礼仪,就说“孝、悌、谨、信、爱众、亲仁、学文”,就足以成为近代以前全地球人的行为规范。

  我们骄傲了吗?不但没有,我们依然选择了抛弃。

  因为《弟子规》依然是封建社会统治阶层用来驾驭老百姓(75.360, -1.34, -1.75%)的心术之道,在君臣、父子、夫妻之间刻意制造不平等地位,属于历史的糟粕。

  没想到的是,现在都是二十一世纪了,居然还有人倡导我们的国人,学习落魄西方在600年前开始形成的“贵族”礼仪,将这种历史破烂,奉若珍宝。

  03

  田朴珺又是写书,又是走穴,难道仅仅是为了号召国人们领悟英国老爷们的“贵族”精神吗?

  没那么简单。

  (承礼学院成员相聚在伦敦。第三排居中为田朴珺女士。图源:承礼学院官网)

  田朴珺发起成立了承礼学院,专门教授英国上流社会的贵族社交礼仪,包括马术、就餐、着装、迎客、舞会,等。

  网上一直有人对田朴珺的学历很感兴趣,他们拿出了调查记者的专业素养,证实了田朴珺当年并没有上过中戏的本科班,而是高职班,却中途被开除了。

  明哥觉得这些人真是小题大作,现代社会唯才是举,不论出身。没有本科学历怎么了?人家照样在承礼学院,给一帮国内的企业家们授课。

  毕竟,承礼学院的学费是一年99万元,远不是一般人士能够上得起的。

  所以,既然要授课,就要有教材,就要有招生广告,那么《三代人才能培养一个贵族》这类的书籍,除了可以记录她个人的奋斗史,也可以告诉所有人:你们缺乏贵族精神,到了承礼学院,我包教包会。

  04

  看到这里,很多读者认为明哥要奚落这位田朴珺女士。其实,不完全是的。

  不懂国学的人开设国学课,不尊重女性的人传授女德,没文化的人出书,不懂医学的人贩卖药品,打工一辈子的人教授创业秘籍,有历史原罪的企业家演绎奋斗情怀。

  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他们都功成名就了。

  就因为人家田女士出身于草根,就不让人家开设99万元入学费的贵族游学课程,凭什么?

  我们只是为两个人感到遗憾。

  一是王石。奋斗了一辈子的企业家,老了,手里那么多钱财,依然娶不到一位有文化的美女。

  二是大英帝国的勋爵们,沦落到和某国卸任巡抚招赘入婿的通房丫头,同桌用膳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