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薪门!汉能总部遭400员工讨薪,“首富”李河君成“首负”?

2019年10月9日上午9时许,根据记者现场粗略统计,200余名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汉能集团)员工,聚集在该公司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安立路的总部讨薪。

10月9日 汉能集团北京总部,员工维权 受访者供图

“汉能(集团)自从5月份就不给我们发工资,而且最过分的是连8月、9月的社保费用也停了,之前还有同事被逼的要跳楼寻短见。”10月9日上午,李铭告诉经济观察网记者,其本人被欠薪总计约13万元。

据李铭介绍,汉能集团目前在职人员约7500人。9月初媒体曝光,职工人数7825人。现场讨薪维权者中,大部分是从2019年5月开始被欠薪,少部分是8月新进招聘的。由于汉能集团规模较大,涵盖业务广泛,尚不清楚总共有多少员工被欠薪。

据了解,2019年9月19日,有汉能员工因被拖欠44万元工资等费用,导致生活难以为继,欲自戕弃世,最后被公安人员救援。

汉能集团成立于2016年,控股股东为东源汉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持股占比99.75%。值得注意的是,汉能集团董事长已于2019年4月3日由李河君变更为李雪。广义的汉能集团,除了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还包括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汉能水力发电集团。

上午12时许,汉能集团董事局办公室高级助理杨靖,代表汉能集团与讨薪职工沟通。沟通会上,杨靖承认汉能集团拖欠员工工资长达5个多月之久,并在8月份停止了缴纳员工社保金,并对由公司原因造成的职工生活困难表示歉意。

杨靖提议,职工给予宽限时间,并承诺10月15日解决部分员工1至2个月的工资问题。不过,杨靖的提议立即遭到现场职工的激烈反对。有职工指责:汉能集团“言而无信”,曾在7月、8月、9月都做过类似保证,最后无一兑现,公司再做类似保证,很难取信于人。

10月9日 汉能高层与员工沟通现场 受访者供图

“给我们停了社保,我们的孩子上学有问题,我们好多人的户口还要靠这个,现在没有医保生病都不敢去医院。”一名女职工现场控诉道。

讨薪的汉能职工认为:汉能集团拖欠职工工资长达5个多月,导致员工生活出现巨大困难,很多家庭因此陷入困境;公司从未拿出诚意解决欠薪问题,并变本加厉停交社保费用。这些职工要求,汉能集团立即支付所欠员工全部薪酬,如若实在短期周转困难,至少补足社保金,以示诚意。

在职工激烈的控诉下,杨靖表示,统计在场职工的人员名单和欠费总额,上报公司商讨解决方案,争取部分发放。

下午2时左右,现场职工自行统计结果为:此次讨薪人数约400人,涉及金额约3700万元。杨靖认为,上述金额和人数的真实性有待考量,即便属实,也绝无可能当日全部给到员工。

9日双方的沟通并未有任何实质性的结果。经济观察网记者将持续关注此事。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员工为化名)

中国首富”的债务“黑洞”到底有多大?

2019年10月10日,2019胡润百富榜揭晓,“二马一许”名列前三,风光无限。而就在此时,四年前荣登榜首的“中国首富”李河君及他的汉能集团,正因欠薪风波,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1、早有先兆的集体讨薪

10月9日上午,数百名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能集团”)员工来到奥森附近的汉能集团总部讨薪。此次欠薪除工资外还包括报销、公积金、社保等,涉及数千名员工,最长欠薪时长达5个月。

10月9日下午,汉能集团董事局办公室高级助理杨靖代表汉能集团与讨薪职工沟通。据现场职工自行统计数据显示,此次讨薪人数约400人,涉及金额约3700万元。但双方未能就补偿金额达成一致,沟通以失败告终。

当晚,一份名为汉能集团《致全体员工的一份信》在网上流出,其中称“极少数部分员工……在公司办公区聚众闹事,扰乱了正常的办公秩序,甚至煽动、串联部分不明真相的媒体对公司和高管个人进行夸大事实的造谣和恶意抹黑造谣。”最终,汉能集团决定将涉嫌违纪闹事的23名员工立即开除。

随后,10月10日,一份名为汉能集团发布的《声明》在其员工社交群内流传,声明中汉能集团表示,“此次讨薪事件内容失实,原发媒体已经删除”。但是,从现场图片及诸多媒体报道可见,此次爆发的讨薪事件确有其事,有员工甚至在群内扬言“要和李河君同归于尽”。

而据小债了解,不仅北京总部,汉能集团其他城市的办公地点也出现员工讨薪事件。

其实早在几个月前,汉能集团就因欠薪、断缴公积金和社保等问题受到质疑,当时有员工在网上发帖讨薪。

如今看来,汉能集团陷入今天这般境地,早有先兆。

2、失血严重,债务缠身

2018年7月,汉能集团就被曝出,强制员工购买6亿元的金融产品,用于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的建设。如果员工认购完成率低于50%,可能面临辞退;高于50%但不能100%完成,可能被降薪。最低认购起步20万元;岗位级别越高,需要认购的额度越多,年化回报率预期10%。

对此汉能集团曾发布声明称,公司鼓励员工推荐亲友及本人自愿购买该产品,从未就此产品对员工提出强制性购买要求。

2018年11月,汉能集团又被曝出大规模裁员。除裁员之外,销售等部门的各级员工被降薪。在此背后,是汉能集团日益紧张的资金链。

汉能集团旗下公司汉能薄膜2018年报显示,其实现营收186.87亿元,同比增长2.46倍;净利润为45.5亿元,同比增长18.9倍。业绩看似漂亮,实则是纸面富贵,经营现金流却为净流出6.97亿元。

公司不仅主营业务失去造血能力,而且投融资也集体失血。年报显示,2018年汉能薄膜经营性现金流为-6.97亿元,投资活动现金流为-8.12亿元,筹资活动现金流-3.77亿元。

2018年全年汉能薄膜发电现金流失18.73亿元。

截至2018年底,汉能薄膜发电负债总计148.28亿元,其中流动负债126.59亿元,占比85.37%。而同期账面现金仅为3.14亿元。

小债注意到,尽管汉能薄膜账上躺着119.88亿元应收款,但这些应收账款的变现能力却不容乐观。资料显示,由于无法判断汉能薄膜2018年部分应收款能否回收,审计师对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

进入2019年后,汉能集团迎来债务问题的大爆发。

2019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开庭审判了汉能集团与山东禹城市财政局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双方涉及债务纠纷9.74亿元,其中本金7.1亿元,利息7608.42万元,罚息1.88亿元。

这还只是汉能集团债务冰山的一角。

天眼查显示,汉能集团旗下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能水力”)共有多达58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金额总计约120.75亿元,其中57条为2019年之后被要求执行,金额约为108亿元。除此之外,汉能水力法律诉讼也高达167条,涉及招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信银行、华融等多家银行金融机构。

此外,公开资料显示,汉能集团还先后与成都西航港工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常州滨湖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淮安市盱眙经济开发有限公司、长兴经纬建设开发有限公司等产生数十亿元的借贷纠纷。

2015年蝉联大陆首富的李河君应该无法想象,汉能集团会在四年后落入这样的窘境。

3、昔日“中国首富”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刚从北京交通大学毕业不久的客家人李河君,向老师借了5万元开始创业。

1996年,李河君掌舵的汉能薄膜登陆港交所,公司股价一直表现平淡,基本徘徊在1、2港元左右,最低时甚至只有0.118港元。

2014年11月,长期无人问津的汉能股价悄然爬升,年底已接近3港元。进入2015年,汉能股价再度阶段性上涨,2个月内便突破4港元,总市值超过1500亿港元。随着汉能的股价飙涨,2014年、2015年李河君蝉联中国大陆首富。

2015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因被质疑存在大量关联交易,涉嫌操作股价被香港证监会调查,当天股价暴跌47%,李河君身价缩水上千亿。随后停牌四年,直到2019年6月份,汉能薄膜以私有化回A股的理由从港交所退市。

小债注意到,退市方案开始以现金进行私有化。按照最初的现金现金私有化方案,汉能所需私有化资金至少500亿港元。但是后来现金方案并未成行,最终汉能薄膜私有化以换股方式进行。

当时即有声音指出,这是因为汉能“没钱了”。言犹在耳,私有化之后的汉能集团便暴露出严重的债务问题,随即导致如今员工集团讨薪事件的爆发。

据小债最新了解的消息,汉能集团答复讨薪员工,将于10月15日为员工发放1~2月的工资。届时汉能集团会如约发钱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